FANDOM


Woman Facing the Wall

收容单元内的“面壁女”

它那无法忍受的哀思不断增长着,直到它完全被阴郁的长发所覆盖。

面壁女(F-01-18)是一个面朝墙壁的人形异想体。它全身赤裸,长有一头长长的,完全遮住面部的黑发。平时,它一直跪在收容单元的地板上,双手压墙,不停地发出抽泣声。在某些情况下,它能把脖子伸成一个极其诡异的长度。


基础信息 编辑

I-1

“面壁女”的资料图像

异想体名称:面壁女

伤害类型:精神(2-3)

危险等级:TETH

PE-BOX 产量

8-14 4-7 0-3

喜好 编辑

等级 本能 洞察 沟通 压迫
I 一般 一般 极高 一般
II 一般 一般 极高 一般
III 一般 极低 极高
IV 一般 极低 极高
V 一般 极低 极高

管理须知 编辑

Ⅰ. 自律等级为1级的员工进入“面壁女”的收容单元时会立刻陷入恐慌。

Ⅱ. 当某个准备对“面壁女”进行沟通工作的员工踏入其收容单元时,“面壁女”的逆卡巴拉计数器会立刻减少。

Ⅲ. 当工作结果为良时,“面壁女”的逆卡巴拉计数器有小概率在倒计时结束后减少。

Ⅳ. 当工作结果为差时,“面壁女”的逆卡巴拉计数器有大概率在倒计时结束后减少。

Ⅴ. 当“面壁女”的逆卡巴拉计数器归零时,“面壁女”会发出刺耳的嚎叫并对该部门所有人员造成白色伤害。

敏感信息 编辑

逆卡巴拉计数器极值:2

(这个异想体不会突破收容)

特殊能力 编辑

当自律等级为1级的员工对面壁女完成工作后,面壁女会在员工离开前反向伸长脖子至员工前并发出声音。员工会回头看并立刻陷入恐慌。

当计数器归零时,两只女手会出现抓住面壁女的收容室两侧,同时发出一个女鬼的尖叫,对该部门的所有员工都造成18-25点精神伤害。这个时候视角会发生颤抖而且短暂时间内无法移动。

E.G.O 装备 编辑

W-1513150442

武器:刺耳嚎叫

武器:刺耳嚎叫

  • 等级:HE
  • 消耗:35 PE-BOX
  • 可研发数量:2
  • 装备要求:谨慎II
  • 属性:精神
  • 攻击力:7-14
  • 攻击速度:普通
  • 攻击距离:极远

资料:

※如果持有者的勇气谨慎等级低于3级,每次攻击都有50%的概率丧失5点精神值

这是一把被充斥着复仇的妖妇所诅咒的十字弩。她的执念使她的长发沿着弩身生长。

弩箭弹射所发出的声音会使人联想起她那刺耳的尖叫。

持有者在使用这把武器时必须小心,

因为弩身上生长着的发丝会紧紧缠住他们的双手,并将他们带入无尽的哀伤之中。

唯有坚强的意志与冷酷的内心才能抵御这种哀伤。

A-1513150452

护甲:刺耳嚎叫

护甲:刺耳嚎叫

  • 等级:TETH
  • 消耗:25 PE-BOX
  • 可研发数量:2
  • 装备要求:无
  • 物理 (1.2) 抗性较低
  • 精神 (0.6) 抗性较高
  • 侵蚀 (1.0) 抗性一般
  • 灵魂 (2.0) 抗性极低

资料:

妖妇的执念与这件护甲紧紧结合在一起。

穿戴者会受困于那令人绝望的复仇魔咒。

唯有坚强的意志与冷酷的内心才能抵御这种影响。

饰品:没有E.G.O饰品

故事 编辑

这是一个面朝墙壁的人形异想体。它那无法忍受的哀思不断增长着,直到它完全被阴郁的长发所覆盖。

由于它总是保持着同样的姿势,所以没有人知道它的脸长什么样。它偶尔会喃喃低语或是发出呜咽声,但与它直接交流是不可能的。尽管它有着一名人类的外貌,可观察它的人永远无法得知它到底在想些什么,在看些什么。

在员工意图离开收容单元时,该异想体会千方百计地试着与其对话或是煽起他们的好奇心。无论如何,员工们不应对它那不轨的企图做出回应,绝对!绝对不能转身!

<摘录自观察日志#1-304>
对它进行工作时,只需注意一点:不管它在做些什么,统统无视掉
事实上,它一直在试着引起我们的注意,它语无伦次地喃喃低语,想让收容单元里的人更加关注它。当有人想要离开时,它甚至会恶意地恳求或是自言自语,希望他们会本能地转过身来看向它。在它面前,本能的反应是相当危险的。当你和它同处一室的时候,请务必保持警惕,哪怕只是一瞬间的大意,你就有可能发现自己在无意识的情况下已经转向了它。
之后我要给所有读过这篇文章的后辈留下一个警告:不要让这个阴险的异想体知道你的名字。如果让它知道你的名字,它就有可能以此来欺骗你转向它。当你和它待在收容单元里的时候,无论你听到些什么,无论它对你施展了什么样的诱惑,千万不要转过身

<咨询记录#9-391>
员工代号F5004
████是我一直很关照的一位同事,当然啦,我也关照其他的同事们,但████不一样,这孩子对工作有着罕见的热情。不管怎么说...我不明白它是怎么知道████的名字的,也许是有人在收容单元外喊了████的名字,那时候被它听见了吧?按照标准流程来讲,我们本应让两人一组进入收容单元,可人手总是不够。更何况那个异想体的危险等级很低,即便是按照流程真派进去两个人,高层估计也会不太高兴的...(省略)
...接下来就像你们了解的那样。事发当天,████一如既往地被派进收容单元,但是过了很长时间都没有回来。████不是那种办事拖泥带水的人,这一点我再清楚不过了,所以我赶紧去看看发生了什么。谢天谢地,她还在房间里,身上也没有任何伤痕,可是她看上去很不对劲,是的...她...她很不对劲...她一直盯着墙壁,喃喃自语,对任何人都没有反应...
那是我最后一次看到████...
第二天,那孩子被公司“解雇”了。我听说他们把她送进了一家精神病院,但在那之后再也没有人看到过████。
那一天,收容单元里究竟发生了什么?除了那个异想体,谁都不会知道...恐怕那孩子也没有办法亲口告诉你们了...

工作日志 编辑

  • 除了“面壁女”一直盯着墙壁以外,我们对它一无所知。
  • 迄今为止还没有人看到过“面壁女”的脸,但这并不意味着有人想要看到它的脸。
  • 在聆听它的低语之后,你能推测出它一直在思念着某人。
  • 最好...就这样把它晾在墙边吧。
  • 我只希望员工们都戴好了耳塞。
  • “面壁女”总是保持着同一个姿势,要不是因为它的低语,人们八成会把它当成一尊雕塑。
  • 员工似乎不怎么害怕“面壁女”,因为无论是谁进入它的收容单元,它都只是跪在那里一动不动。
  • 员工在“面壁女”背后巡视了一阵,确认一切安好后开始了工作。
  • “面壁女”附近的墙面已经长霉,尽管如此,没有人愿意去重新上漆。
  • 工作期间,员工听到了“面壁女”述说的晦涩难懂的低语。
  • 在员工工作时,收容单元内是如此的寂静,直到“面壁女”那疯狂的低语打破了沉默。
  • 即便知道员工就在收容单元内,“面壁女”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动作。
  • 即便“面壁女”什么事情都没有做,员工依然能感受到从它身上散发出的那份凄凄楚楚。
  • 低语模糊而嘶哑。
  • 低语的声音似乎越来越大。
  • 如果更加集中注意力的话,似乎就能听清它到底在说什么了,然而并没有员工真的敢去尝试。
  • 一如既往的,低沉的耳语难以理解,不过也没人在乎。
  • 员工尽力试着专注于手头的工作。
  • 员工明白无视它才是最好的选择。
  • 不管“面壁女”说了些什么,员工都将其置若罔闻,如同自己是聋子一般。
  • 员工快马加鞭地进行着手头的工作,以便能尽快离开收容单元。

相关链接 编辑

异想体趣闻 编辑

“面壁女”的原形是古希腊神话中的“欧律狄刻”。RO去年翻译“面壁女”的故事时曾特意加入了一大段资料。由于本人想要效仿英文WIKI做一个“异想体趣闻”的栏目,所以我准备先在“面壁女”的条目中做一个测试。希望各位主管能够喜欢。

QQ图片20180224232002

欧律狄刻和奥菲斯

奥菲斯又译为俄耳甫斯。据古希腊神话中的描述,古希腊的色雷斯地区有一位著名的诗人兼歌手叫作奥菲斯,他的父亲是太阳神兼音乐之神阿波罗,母亲是司掌文艺的缪斯女神卡利俄帕。这样的身世使他生来便具有非凡的艺术才能。在他还很小的时候,阿波罗便把自己用的金琴赠予他。这把琴制作精巧,经奥菲斯一弹更是魅力神奇,传说奥菲斯的琴声能使人神闻而陶醉,就连凶神恶煞、洪水猛兽也会在瞬间变得温和柔顺、俯首贴耳。

他那悲惨的爱情生活更是他一生中最动人的篇章。传说奥菲斯有一位情投意合,如花似玉的妻子,叫作欧律狄刻。她生性活泼,最喜欢跟众仙女到山间田野嬉戏游玩。可是有一天她被牧羊人阿里斯塔厄斯看见了。这个年轻的牧羊人对她一见倾心,双膝跪倒在地上。她告诉对方,自己已经结婚,丈夫便是音乐家奥菲斯。可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的年轻人依然紧跟在后面,向她求爱。欧律狄刻拔腿便逃,慌不择路,跑进一片荒草地中。只顾飞奔的她,突然之间小腿一疼——她踩到了草间的一条毒蛇,被它狠狠咬了一口。欧律狄刻只哎哟了一声便瘫倒在草地上,当同来的女伴赶来救护时,她已是毒气攻心一命呜呼了。

奥菲斯听闻噩耗痛不欲生,他拿出金琴震颤地弹出一曲歌,那琴声就连冥顽的石头都会为之流泪。为了再见妻子一面,他不惜自己的生命,舍身进入地府。地府是一个凄惨可怖的境界,那里黑暗冷酷、悲凉愁惨。奥菲斯顾不了那么多,他一心要把妻子找回来!他的琴声打动了冥河上的艄公卡戎,驯服了守卫冥土大门的地狱三头犬,就连复仇女神三姐妹也被感动地头一次留下泪水。最后他来到冥王哈迪斯与冥后贝瑟芬妮的面前,请求他们把妻子还给他,并表示如若不然他宁可死在这里,决不一个人回去!冥王冥后见此,怜悯之情油然而生,便答应了他的请求。冥后贝瑟芬妮更是亲自把欧律狄刻的灵魂接到他的身边,但她提出一个条件:在他领着妻子走出地府之前决不能回头看她,否则他的妻子将永远不能回到人间。

奥菲斯满心欢喜地谢过冥王和冥后,然后领着心爱的妻子踏上重返人间的道路。欧律狄刻的蛇伤还没有好,每走一步都会发出痛苦的呻吟,然而奥菲斯却连看都不看她一眼。奥菲斯在前探路,欧律狄刻蹒跚在后,他们一前一后默默地走着,出了死关,穿过幽谷,渡过死河,沿途一片阴森。终于看到了人间的微光,他们就要离开昏暗的地府重返光明的乐土了!奥菲斯忽然觉得跟在身后的脚步声消失了。他怀疑妻子没跟上,便紧张地支起耳朵,看能不能听到她的呼吸声,可他什么都听不见。他怀疑冥王和冥后骗了他!情急之下,他把冥后的叮咛忘地一干二净,急忙转身,想要找到自己的妻子。

可是这一回头,他甚至还没来得及看清妻子的影子,她就从他眼前被漆黑的长臂拽走了,只给他留下两串晶莹的泪珠。远方飘来痛苦的声音:“永别了,我亲爱的丈夫!”奥菲斯发疯似的想要追上她,并恳求允许他再回冥府,为她的释放再做一次努力,但冥河艄公拒绝了,说什么都不肯让他过河。

奥菲斯在冥府与人间的边缘徘徊,整整七天不餐不眠。他用歌声控诉阴间权势的残忍,向岩石和山峦诉说自己的哀怨。他的歌声使虎狼听了都于心不忍,感动得连橡树都移动了位置。他从此远离女性,久久地沉浸在不幸的回忆之中。

(后略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