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ANDOM


Fetus

收容单元内的“无名怪婴”

“也许有一天,你也会明白,当轮盘旋转时,他们脸上的绝望意味着什么。”
无名怪婴(O-01-15)是一个呈现出畸形婴儿外型的异想体,它的身上滴着不明的黄褐色粘液。 它没有腿,只有一个肥大的身体,一张巨口横跨了它的整个腹部。


基础信息 编辑

I-1513176183

“无名怪婴”的资料图像

异想体名称:无名怪婴

伤害类型:物理(4-6)

危险等级:HE

PE-BOX 产量

14-18 7-13 0-6

喜好 编辑

等级 本能 洞察 沟通 压迫
I 一般
II 一般
III
IV
V

管理须知 编辑

Ⅰ. 当工作结果为良时,“无名怪婴”的逆卡巴拉计数器有小概率减少。

Ⅱ. 当工作结果为差时,“无名怪婴”的逆卡巴拉计数器有大概率减少。

Ⅲ. 当“无名怪婴”的逆卡巴拉计数器归零时,“无名怪婴”会突然大声哭喊,听到哭声的员工都抱怨到难以忍受的头痛。

Ⅳ. 当“无名怪婴”哭泣时,只有████程序可以选择。

Ⅴ.员工甲被选中执行████程序,该员工轻声走进“无名怪婴”的收容单元。在一阵嘈杂之后,它停止了哭喊。

敏感信息 编辑

逆卡巴拉计数器极值:1

(这个异想体不会突破收容)

特殊能力 编辑

当计数器归零时,无名怪婴会进入哭泣状态。每过10秒会给该部门的职员造成8-12点精神伤害,每过40秒使该部门其他异想体的计数器减一。这时候点击无名怪婴收容室会使用幸运大转盘。幸运大转盘会随机抽取该部门除恐慌外的员工或文职人员。如果该部门没有任何职员则会在整个公司的职员内随机抽取。被选定的职员会绝望地走向无名怪婴的收容室,并在进入收容室时被无名怪婴嘴巴伸出来的长臂抓住并被吃掉。之后无名怪婴重置计数器并且不再是哭泣状态。

E.G.O 装备 编辑

泣婴攻击动画
  • 泣婴起手动画
  • 泣婴攻击动画
W-1513176192

武器:泣婴

武器:泣婴

  • 等级:HE
  • 消耗:45 PE-BOX
  • 可研发数量:1
  • 装备要求:勇气II 等级II
  • 属性:精神
  • 攻击力:3-3
  • 攻击速度:极快
  • 攻击距离:远

资料:

欲望对我们而言是最强大的动力。

它的执着与残暴足以让我们毁掉一切。

2-0

护甲:泣婴

护甲:泣婴

  • 等级:HE
  • 消耗:40 PE-BOX
  • 可研发数量:1
  • 装备要求:自律III
  • 物理 (1.2) 抗性较低
  • 精神 (0.5) 抗性较高
  • 侵蚀 (0.8) 抗性较高
  • 灵魂 (1.5) 抗性较低

资料:

欲望对我们而言是最强大的动力。

它的执着与残暴足以让我们毁掉一切。

1-1524969616

饰品:泣婴

饰品:泣婴

  • 获得率:4%
  • 位置:头饰
  • 最大生命值-2
  • 最大精神值-2
  • 移动速度+6
  • 攻击速度+6
  • 受到精神伤害时,减少5%的精神损耗。

故事 编辑

该异想体呈现出一个未出生的胎儿的模样。它的皮肤上覆盖有粘粘的稀泥状液体和大量细小而明显的静脉,那格外凸出的眼睛似的巨口通常是闭合的。该异想体似乎总是得不到满足,但它到底需要什么现在还不得而知。目前只知晓它有非常旺盛的食欲,如果不定期投放食物,它的压力水平就会急剧上升。在其超过一个特定值后,该异想体会放声大哭并对周围所有员工产生严重的精神危害。

<摘录自访谈记录#2-491>
员工代号F2706:“我从没看它笑过,它似乎总是想要些什么,但我们永远无法满足它的欲望。我猜它仍未被满足的那部分需求太过迫切了,所以它的哭喊才那么有破坏性。我刚来这里任职的时候,没有一个同事能确切地告诉我喂给它的‘食物’是些什么。我本以为会是牛奶或是其他小宝宝可以吃的东西。不管再怎么肥胖再怎么粗鲁,它也只是个孩子嘛。但事实并非如此...它...只吃新鲜的人肉...人肉...你能相信吗?为了让它停止哭泣,我们必须每隔一会就抓一次阄。你知道那意味着什么吗...?”

<观察记录#1-431>
当我头一次听说无名怪婴需要被喂养时,我觉得我们该用勺子喂给它吃的。它看上去太弱小,什么事都做不成,就连嘴巴都没发育完全。当我得知这个异想体会吃肉时,还天真地认为这些肉该先让人咀嚼几遍,嚼烂后再喂会比较好。当我向同事提及这件事时,他笑着说:“不,那太荒唐了,我们只需要把食物扔下去就行了。”但我还是很想知道,那家伙会吃些什么东西?是不是会喂给它我们这些低级员工没法从自助餐厅拿到的多汁牛排?出于好奇,我决定偷看喂食的过程。只有大于等于三级的员工才会被分配到这个环节中,但我能设法顶替一个人,偷偷混进去。我紧张地观望着,想知道为这件事撒谎真的值得吗?一些人带着大号的塑料袋走过来,它居然要吃那么多吗?当他们打开袋子时,我被吓得只能瞠目结舌地看着。袋子里全都是人的尸体!那孩子会吃这些东西?怎么吃?那画面我连想都不敢想。它的肚子上有一道巨大的疤痕;我发誓我真的以为那是一道伤疤!那肚子会像朵大花一样绽开,还滴着黏糊糊的液体...这真是世界上最贪婪的生物!那天晚上,我成了素食主义者。

“我叫波利,两天前刚来脑叶公司任职。我的父母为我能进入这样的大公司工作而感到骄傲。我的朋友们也都羡慕我。虽然我现在惹了很多麻烦,但没关系的,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会像其他同事那样能干!”

“我们公司有时会举办一些仅面向员工的特殊活动。大家都不知道为什么要举办这些活动。就连我那工作了5年的同事似乎也不知情。当活动开始时,一个巨大的轮盘会转起来。然后,每个人都会停下手头的工作,盯着轮盘看谁会被选中。每个雇员的名字都写在轮盘上,没有人知道谁会被选中。不管是谁,他们一定都是非常幸运的——他们的家庭将会得到难以想象的财富,他们会升职并转到公司的其他部门工作,那里叫做“中央本部”。在“中央本部”,你再也不必担心会被怪物袭击,再也不用和死去的同事们道别。我的上司████绝望地希望他能成为那个幸运儿。因为他的父亲出车祸了,治疗和护理需要花很多很多的钱。我真心希望轮盘能选到████。”

“当轮盘停在████的名字上时,我真心祝贺他!但他看起来并不怎么高兴。在████出于某些原因痛哭流涕时,大家一个接一个地上前拥抱他。他向我告别,强颜欢笑着阻止泪水从眼眶中流出。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见过他。我相信他正在一个工作环境与薪金报酬都更好的地方工作着。但是每当我尝试把话题扯到他,人们就会停止交流,对我不住地摇头。就好像我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似的!可我怎么也忘不了他临走前对我说的话:

‘也许有一天,你也会明白,当轮盘旋转时,他们脸上那绝望的含义。’”

主管有权在任何情况下举办以下的特殊活动:

活动开始时,一个巨大的轮盘会旋转并选择一个员工的名字。

被选中的员工会升职并转入其他部门,他们的家庭每年都能领取一笔可观的养老金。

任何人在何时何地都不得干扰主管行使这一权力。

这些活动可以看做面向每个员工的特殊福利,希望这多少能增进员工工作上的,与生活上的积极性。
以下信息严禁向员工公开:
举办活动所需的前提条件是:
1、██████████████████
2、██████████████████
3、当无名怪婴哭喊的破坏程度达到峰值时。
轮盘将会选择满足以下条件的员工:
1、曾怀疑过公司意图的员工。
2、未经授权,擅自对异想体进行接触或企图进行接触的员工。
3、对某异想体过度好奇并且未经授权,擅自对异想体进行接触或企图进行接触的员工。
4、身体或精神受创而无法再为公司效力的员工。
(请注意,“未经授权”在此特指“未经公司或Angela授权”。)
被选中的员工将会被公司执行以下操作:
1、清除所有与该员工有关的记录。
2、该员工将作为异想体的食物而牺牲掉。
3、告知其家属,该员工晋升到了另一个部门。

工作日志 编辑

  • “无名怪婴”甚至都没有完全成型的器官。
  • “无名怪婴”吮吸着它的拇指,并不时地抽泣着。
  • “无名怪婴”的腹部有一条长长的看起来像疤痕的东西。
  • 如果你听见了它的嚎哭,那意味着我们中的某一位将永远消失。
  • 与其他婴儿不同,“无名怪婴”不会找它的妈妈。
  • “无名怪婴”被不明的粘液覆盖着,不像其他婴儿那样被裹在温暖的被子里,做着快乐的梦。
  • 在“无名怪婴”四周,有一些疑似脐带的不明物体散乱地掉在地上。虽然这是个“育儿室”,但在这里没有哭闹,只有可怕的寂静。
  • 员工甲进入了收容单元,但跟其他婴儿不同,“无名怪婴”对此没有任何反应。
  • 它漆黑的大瞳孔没有看着任何地方,它甚至都不会眨眼。
  • “无名怪婴”与其他婴儿唯一相同的地方就是它会吮吸手上疑似是拇指的部位,以此来表现它的饥饿以及进食的欲望。
  • 曾经有段时间,“无名怪婴”也会像其他婴儿一样“牙牙学语”。但是所有的员工都知道那不只是单纯的“牙牙学语”。
  • “无名怪婴”经常像其他婴儿一样发出声音,但是不用担心,因为它的欲望还没有那么强烈。
  • 在进行工作时,员工甲对“无名怪婴”弄出有节奏的声响,就像是在照顾一个婴儿一样。
  • 员工甲停止了手头的工作并接近了“无名怪婴”,它似乎注意到了员工甲。
  • 员工甲回头检查着“无名怪婴”,幸运的是,“无名怪婴”没有哭泣。
  • 因为担心,员工甲在工作中反复检查着是否有出现差错。我们都知道这名员工在担心着什么。
  • “无名怪婴”张开了它的巨口,舔着嘴唇,漆黑的瞳孔中隐约能看见它本能的欲望。
  • “无名怪婴”闭上了它的眼睛。当然,这不是睡眠的行为,“无名怪婴”只会想着一件事儿。
  • 突然,“无名怪婴”扭过头来,并注视着几乎已经完成工作的员工甲。虽然它的眼神里没有什么恶意,但那显然不是盯着一个“人类”的眼神。
  • “无名怪婴”感到了饥饿,然后在一瞬间,它转头凝视着员工甲。“无名怪婴”那纯粹的邪念穿透了一切。
  • 整个公司都充满了“无名怪婴”那无尽的嚎哭。收容单元附近的员工甲觉得自己快要发疯了。

相关链接 编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