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ANDOM


Qq

收容单元内的“被遗弃的杀人魔”

真正可悲的,是那些死在我手里的人,那些像你一样的人。

被遗弃的杀人魔(T-01-54)是一个肤色苍白,几近秃头的男子。它的颈部几乎完全折断,可它仍然活着。它一直被一件束身衣束缚住身体,当情绪状态低落的时候,它的头部会变成一块形似贝壳的巨大金属物质,作用类似于头槌。


基础信息

I-2

“被遗弃的杀人魔”的资料图像

异想体名称:被遗弃的杀人魔

伤害类型:物理(2-3)

危险等级:TETH

PE-BOX 产量

11-14 7-10 0-6

喜好

等级 本能 洞察 沟通 压迫
I 一般 一般
II 一般 一般
III 一般 一般 极低
IV 一般 一般 极低
V 一般 一般 极低

管理须知

Ⅰ. 当工作结果为差时,“被遗弃的杀人魔”的逆卡巴拉计数器会在倒计时结束后减少。

敏感信息

逆卡巴拉计数器极值:1

物理 (1.0) 抗性一般

精神 (1.0) 抗性一般

侵蚀 (1.5) 抗性较低

灵魂 (2.0) 抗性极低

出逃信息

20180216202447 1

出逃后的被遗弃的杀人魔

出逃的“被遗弃的杀人魔”的生命值为270。

出逃后,被遗弃的杀人魔会顶着变成金属的头在设施内游荡,并会用头锤击遇到的职员,对其造成物理伤害

E.G.O 装备

W-1513150760

武器:悔恨

武器:悔恨

  • 等级:TETH
  • 消耗:25 PE-BOX
  • 可研发数量:2
  • 装备要求:无
  • 属性:物理
  • 攻击力:12-18
  • 攻击速度:慢
  • 攻击距离:一般

资料:

秘密研究是从一个地下室开始的,而那项研究有着改变人类未来的无限可能。

为了一个更远大的目标,他们放下了道德和尊严。

虽不人道,可没人会感到后悔...除了他们。

看上去连仁慈的Carmen都默许了这一切。

他们再也不能回到正常的生活当中。

对一个连葬礼都没有的人而言,唯有深深的悔恨才是最后的悼唁。

A-1513150772

护甲:悔恨

护甲:悔恨

  • 等级:TETH
  • 消耗:25 PE-BOX
  • 可研发数量:2
  • 装备要求:无
  • 物理 (0.7) 抗性较高
  • 精神 (1.2) 抗性较低
  • 侵蚀 (0.8) 抗性较高
  • 灵魂 (2.0) 抗性极低

资料:

秘密研究是从一个地下室开始的,而那项研究有着改变人类未来的无限可能。

没人会为那些沦为小白鼠的死囚哀悼,他们只能慢慢烂在束缚自己的紧身衣中。

现在那件紧身衣只是被用作配饰,但过去的悔恨和愤怒依然存在。

如果穿戴者再也无法忍受这件护甲所带来的压力,那他们必须被送去接受心理咨询。

死囚G

饰品:悔恨

饰品:悔恨

  • 获得率:5%
  • 位置:口罩
  • 最大生命值+2
  • 最大精神值+2

故事

这个异想体本是一名人类,由于脑损伤所引起的病症使他一直在啜泣和辱骂员工。
他的额上有一道从未愈合的创口。这个异想体憎恨着一切,尽管整个身体都被束身衣束缚着,可实际上他和任何人一样自由,因为那些锁和链条并不牢靠到能完全阻止他施暴。

有人说他曾是一名被关押在联邦监狱里的死囚,所以他总是被一件束身衣牢牢束缚着。研究员们靠近他的时候总是特别小心,因为他们认为那件束身衣不能完全限制住他。
研究员们想要研究一个杀手的大脑,以证明邪恶先天就存在。一个滥杀无辜的恶魔与一群因好奇而窥伺他大脑的人相比,很难界定这两者究竟谁更恶劣。

各种各样的药物和化学试剂被注射进他的体内。一些是为了人类的未来而用作实验的,另一些则是为了促进医学研究的发展,它们都有着改变世界的潜力。
研究员们非常兴奋。他们虽然没有直接表露出来,但兴奋之情几乎是显而易见的。某个研究员说他们找到了治疗方法,但具体是治疗什么的,他并没有透露。
随着时间的推移,死囚渐渐变得寡言少语。他的攻击性被药物抑制了,可他同时也丧失了自我。经过一番严密的审查之后,研究员们解开了他的束缚。

“我的头...变成金属了?我听到...脑子里...有金属的声音...”他有一次这么问我。
日子一天天过去,他开始自残,他会把头撞向墙壁或是其他硬物的表面,因为他想知道自己的头是否真的变成了金属。
某一天,研究员们决定不再管他。他们认为,等他看到自己流出几滴血后就会停下来的。然而,即使已经血流满面,他也从未停止过撞击。直到他的伤口已经很深,连头骨都暴露了出来。研究员们不得不再次给他套上束身衣,可他已经不像以前那样害怕被束缚和监视了。

某个研究员死了,如果没有员工证的话,他们根本就辨识不出他的身份,因为他的整张脸都被砸了个稀巴烂。更少的监视意味着更多逃脱的机会。研究员们以为束身衣足以限制住现在的他,可他却能跪在地上四处移动。
“头...金属...脑子...光滑...像金属...”他开始反复咕哝奇怪的话。
在那之后,他们采取了紧急措施,有关他的治疗全部终止,最后他的大脑还被挖走一块送去解剖。
你问我为什么会知道这一切?因为我一直负责对他进行麻醉工作。直到最后一刻他还在不停低语着:
“结束...开始...结束...开始...一切...结束了...”

工作日志

  • “被遗弃的杀人魔”如同雕塑一般静静地跪在收容单元的角落。
  • “被遗弃的杀人魔”有时会一边发抖一边自言自语。
  • “被遗弃的杀人魔”会时不时地发出尖叫,但既然它被绑得死死的,所以不必太过担心。
  • 员工感到绝望。
  • 员工在绝望的氛围中呼吸着。
  • 这里为什么总是又黑又冷?
  • “被遗弃的杀人魔”的大脑正在黑暗中糜烂。
  • 连“死亡”都抛弃了他,“被遗弃的杀人魔”将被永远囚禁在这里。
  • 这已不仅仅是愤怒,而是一种更加深沉,更加扭曲,更加疯狂的憎恨。

相关链接